特朗普最怕的女人

特朗普最怕的女人

相關信用卡:

特朗普最怕的女人

發表日期: 2017 年 02 月 03 日 更新日期: 2017 年 02 月 03 日 生活

作者:高俊權 (高sir)

<高sir隨筆>:耶倫和特朗普是當今世上可謂最令人頭痛的一對,他們既不是戀人,又不是夫婦,男的面目可憎,女的又不是青春少艾,卻一舉手一投足都令全球投資者關注其動向,並一句說話和一個策略性動作足以令全球匯價和股市引發波動。

TPP (太平洋戰略經濟貿易協定) 最初由12個成員國組成,亞洲區以日本為首一直奉行貿易自由化。但自特朗普把美國從TPP舞台引退後,觸發起一場又一場的外交風波,如在墨西哥和美國接讓邊境興建圍牆,但相關建築費要由墨西哥承擔。又,宣告日本和中國為操縱貨幣國之一,殺了一向和美國戰後友好60年的日本一個措手不及,未及應對便要作出澄清,這無疑顯示出特朗普眼中根本沒有合作的空間,完全不理會盟友死活。

有朋友問,何解美國可以咁惡,今天不是一國能獨大的天下,而亞洲不是有著中國,東歐等國度不是有著俄羅斯等和美國可以抗衡嗎?何解特朗普可以無視一切?甚至連盟友都不放在眼內?

由圖所見,美國失去墨西哥進口數額,遠遠不及墨西哥對美國出口數額為大,故墨西哥原則上不可能和美國抗衡。

很可惜,雖說日本和墨西哥一直都是美國忠實盟友,但在特朗普眼中,墨西哥的移民問題和非法入境等問題,相對其貿易所帶來的收益更為嚴重,更視之為負累。特朗普明言要提高墨西哥貨品進口關稅而彌補圍牆興建費用,雖說美國和墨西哥之間互相的貿易額達到數以千億美元計算,表面上美國理應不會放棄其貿易上帶來的經濟增長,但心水清的朋友可計算到,如果美國放棄墨西哥這個貿易上的朋友,對美國來說是會帶來經濟損失;但對貧窮的墨西哥來說,和美國做貿易生意是唯一帶動經濟的出路,Made in Maxico的貨品如不能進口美國,對當地製造業便會受到嚴重打擊,可以說是經濟便會陷入彊局。故對美國來說可能會受傷扣血,但對墨西哥來說,是致命一擊,特朗普該是看中這一點,賭上墨西哥只能乖乖就範。

在軍事上,美國不可能放棄日本在太平洋中間的角色,唯日本如果沒有美國支援,便顯得孤立無助,故日本最後對美國相信只能再一次低頭而已。

而日本就更為可悲,在戰略上日本在亞洲區地位已被中國超越,而日本既因歷史問題不可能和中國聯盟,而只能在亞洲區拉攏東南亞等周邊如越南等國,過往因美國作後盾和中國一直拉鋸的局面,隨著特朗普上任而消失。假如日本失去了美國這個盟友,對日本來說可說是變得孤立無助。特朗普雖沒有政治智慧,但東亞區戰略問題就算他本人不了解,身邊所有重臣都會提點,美國不太可能放棄日本這個要點去抗衡中國掘起,唯日本要比幾多好處給美國才能達成以往間盟友友好,日後可以多留意。

世上唯一能阻止特朗普大爆發的,相信只有耶倫一個!

不要認為特朗普可以因為這樣便呼風喚雨,唯一可以抗衡這個狂人的,並不是中國或俄國,而是一個女人,聯儲局渣fit人-耶倫。因為耶倫可以同樣對美元強弱作操控,特朗普要配合其政策成為現代美國大帝,一係把耶倫炒魷,一係溝掂耶倫,令其聯儲局在息口上可配合其想法和舉動,特朗普要成為大帝,經濟一定要被其策推進,過強的美元對其不利,但只有強美元才能逼使各國貨幣貶值,美元的強弱受制於耶倫,故特朗普應該把第一夫人休掉,迎娶耶倫才可刀劍合一,大殺四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