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病, 一個喪 = 希拉莉和特朗普

一個病, 一個喪 = 希拉莉和特朗普

相關信用卡:

一個病, 一個喪 = 希拉莉和特朗普

發表日期: 2016 年 09 月 28 日 更新日期: 2016 年 09 月 28 日 生活

作者:高俊權 (高sir)

<高sir隨筆>:美國總統大選辯論首戰, 想知道他們對辯內容, 隨意在互聯網上任何一個搜尋器都可以找到詳細資料, 如果筆者在此文又再重複一次內容, 恐有呃稿費之嫌.今回倒想談談筆者對觀戰後的感受.辯論戰過後, 市場認為希拉莉首仗勝出, 金融市場立即反彈, 週二, 恒指結束兩連跌而反彈超過200點贈慶, 而在直播中, 兩人表現真的有如斯巨大差別嗎?

顯然, 特朗普仍舊一貫九唔答八, 狂人態度依舊, 每每當鏡頭轉向特朗普, 其面貌和態度的確為之咋舌, 面對希拉莉這個前總統夫人, 又當過國務郷的老江湖,兩人的態度明顯比下去, 特朗普急不及待不斷打斷希拉莉的場面, 令人不禁搖頭,表現出如此不濟的口才以及耐性, 對希拉莉的提問亦沒有招架能力, 直播前, 就像一個被人激得發怒的老頭大呼小叫.

然而, 鏡頭一轉, 希拉莉這個老江湖, 態度淡定, 但也未免過於淡定了, 其進攻失去了以往的氣勢, 面對著如此不善辭令, EQ極低的對手, 以她過往的從政經驗,要秘殺對手或把對手打得一敗塗地本應是理所當然, 但奇就奇在希拉莉面對這樣的一個對手, 顯然仍然會"扣血", 這樣不禁令人想到, 如果這樣的一個總統, 在面對國與國級數的強大對手時, 能夠擺出大美國的氣勢嗎?

是次特朗普能夠走到這一步, 好大程度上其政策擺出了「大美國」主意, 劈頭第一句就點名中國人搶走美國佬飯碗, 墨西哥是二等民族起圍牆, 北約/日本不能再過度依賴美國, 要保護得徵「保護費」等, 這樣的政策一拋出, 美國人極度受落,反觀; 一向以經濟作主調的民主黨, 經濟牌要打響, 其實要受一點委屈, 例如明知得罪本土工商, 也得向中國以低廉關稅輸入貨品, 明知中國可操控人民幣, 也礙於經濟而不能得失中國. 特朗普的政策, 其實是一眾大美國人所響應的, 也是多年來美國佬的怨聲, 也正正是民主黨希拉莉最唔敢直說的政策.

狂人在辯論後, 不少人認為希拉莉支持度該可進一步拋離, 筆者睇又未必, 一個是喪狂又引人發笑, 卻能講中心聲的人, 另一個則為錢而甘於受辱, 外觀上也沒有氣勢的病君, 其實兩人都各有問題, 如果你是美國佬, 今次真係幾難揀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