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余宜發

專訪余宜發

相關信用卡:

專訪余宜發

發表日期: 2012 年 11 月 21 日 更新日期: 2012 年 11 月 21 日 生活

作者:梁佩瑚

唱片騎師這個名稱,一直給我的感覺,都是一些在電台工作,透過大氣電波跟聽眾訴心事和點唱的節目主持人。因為在節目中,有點唱這個環節,主持人必須對很多歌曲有很深認識,又知道什麼歌曲該點唱給什麼聽眾聽,才會被冠上唱片騎師這個名字。但隨著清談節目日漸受歡迎,現在純是播歌和點唱的電台節目已買少見少,有些時候,有些節目更是不播歌的,那麼這些在電台開咪的主持人,還算得上是唱片騎師嗎?

不過,真正的唱片騎師還是大有人在的,就像我今次訪問的對象,便是純音樂節目的主持人余宜發,他會跟大家訴說一個夜更唱片騎師的生涯。



相信有聽過凌晨音樂節目《一切從音樂開始》的人都會認識余宜發這個名字。不經不覺,原來至今他已做了這個節目七年。記得當日他本是一個日間節目主持人,為什麼好端端會變成了一個夜貓子?他說:「其實是公司的提議。那時由日間節目被調到夜間去,感覺像被冷落了,擔心公司是不是要我坐冷板凳呢!但又害怕拒絕後,連工作也失了,於是只考慮了兩天,便答允這個新挑戰了。」

只是,要主持逢星期一至五,每晚四小時的長節目真不簡單,當天他是如何克服這個難處?發仔蠻自豪的說:「雖然這是晚間節目,但我把很多日間節目的元素加入當中。因為聽通宵節目的人,除了是一些睡不著的人,還有很多是在工作的,的士司機便是個好例子了。又比如在美加的朋友,因為時差的關係,在節目直播的時候,他們根本是在日間上班的,所以我便決定不扮『cool』也不扮『純情』,做一個熱熱鬧鬧,能給大家有日間感覺的夜間音樂節目。」

身為一個音樂節目的主持人,發仔每個晚上都要播放差不多40首歌,一年便要選出9600首歌了。這9600首歌並不全是發仔的選擇,也加入了聽眾的心思,為了方便選歌,他會為每晚的節目起一個主題,例如「別人的歌」、「我……的歌」、「愛……」,但每個晚上也要想一個題目,一年便是240個主題了,相信也有一定的難度,他又是如何解決這個難題?「這麼多年了,其實主題早已用完,所以我會選擇把一些主題重複再用,除此之外,亦會在節目中向聽眾收集建議,近日我便收集了二十多個主題。」

節目內容解決了,但每晚要捱通宵,心理可有感到不協調?「我可沒有問題,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第一個晚上開工,我弟弟竟然害怕我太辛苦而哭呀!反而要我安慰他。至於睡覺的問題,有專業醫生教我,只要把房間的窗戶全掛上黑色的窗簾,令整個房間有著晚間的感覺,身體便會被欺騙當作是晚間,便不用擔心日夜顛倒的問題了。」各位需要日夜顛倒工作的朋友,不妨作參考。


看發仔的外表跟他的真實年齡有點差距,身為夜貓子的他,當然十分注重皮膚的保養。

一個節目一做便7年了,是什麼令發仔有如此的恆心堅持下去?他說:「其實一班支持我的聽眾對我而言是十分重要的。每個晚上看見他們的留言,跟他們好像是認識了7年的朋友,彼此之間除了是DJ和聽眾的關係,還很像朋友。試過有次我在節目中說希望食雲吞麵,沒想過十多分鐘後,有個聽眾真的把雲吞麵送到了。得到他們的支持和鼓勵,我不單不捨得離開這節目,還要用心做好,不要有負他們所望。」一個電台節目之可以長存7年之久,當然是因為它受歡迎,相信發仔的努力,是每個聽眾也能聽出的。







除了電台唱片騎師的工作,發仔還希望在事業上有多元化的發展,除了在電視台的收費節目中擔任主持,還為一些現場節目擔任司儀。於2012年他更作出新嘗試,首次參與舞台上的演出,於舞台劇「勁歌金曲」中跟糖妹比拼演技,發仔還首度跟我合著了一本散文集《男歡女愛三部曲》。發仔是我認識的朋友當中,罕有如此為工作賣力的人,在此我祝願他事業更上一層樓。

  梁佩瑚Isabel官方網站:www.melodybel.blogspo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