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之驕子的開始(3)

專之驕子的開始(3)

相關信用卡:

專之驕子的開始(3)

發表日期: 2013 年 08 月 28 日 更新日期: 2013 年 08 月 28 日 生活

作者:建築遊人



本地建築系畢業的學生在畢業後的頭三年會十分難過,這應是他們的第二大危機。因為這階段需要面對很多技術層面的問題,例如合同招標、政府部門入則、施工圖設計等。由於大學時沒有這方面的足夠訓練,很多畢業生連樓梯都不能準確地劃圖。於是大部分畢業生都要跟一些繪圖員學劃圖,亦難免覺得掙扎——要他們堂堂一個碩士畢業生要拜一個IVE或建造業訓練局出身的繪圖員為師?但這過程偏偏很重要,畢竟這些有經驗的技術人員往往幫老闆打下不少江山,在老闆心中有一定地位。這些老臣子往往能幫新人在老闆面前講好話、平步青雲,相反好多新人死了也不得而知原因。

新人往往又被要求寫信、寫FAX、寫會議紀錄,而他們卻大都不願意。他們認為自己是做Design,不是文員。但其實這是建築合約中最重要的一環,因為萬一發展商和承建商出現商業糾紛,這些文件全部都是証供的一部份,老闆十分著緊。舉我自己為例,2007年我在辦公時間內的工作全是開會、寫信、寫FAX、寫會議紀錄、寫議程,加班時間才劃圖,寫信佔去我8成時間。

巡地盤更是新人的弱項:建造過程的知識不足、不熟悉建築合約條款、技術層面薄弱,特別對建築材料,往往令無數新人死無全屍。知識不足往往令工程師無法通力合作,再加上心高氣傲認為自己是碩士畢業,工程師們只是學士畢業,地盤管工更可能是IVE或建造業訓練局出身的技術人員,便看不起人家,到最後還是自己受苦。

舉一個實例,兩個剛考試合格的建築師被派長駐地盤。由於個人性格問題,他們動不動便破口大罵地盤管工,和工程師們火拼。想當然,當建築師的圖紙出錯時,一眾工程師沒有提醒他們,至圖紙交至承建商手中,原先各施工單位都會一起檢查以避免出錯,但由於這兩名建築師開罪太多人,所以即使他們發現錯處,還照常局部開工。最後地盤被發現出錯,各施工單位都異口同聲說是按照建築師的圖紙施工,並要求加收費用和延遲交貨日期。責任理所當然地落在兩人身上,發展商破口大罵,惟其中一人不服氣,竟大罵各施工單位各成員並問候人家娘親。之後,他被人從後襲擊,當場被人用鐵筆打爆膝蓋。儘管他報警,但由於看不襲擊者,始終拉不到人。

其實,建築師和別人火拼是正常的事情,你不可能沒有立場,地盤中最容易發生的糾紛,是防水的問題。因為做窗門的會說是混凝土做不好的問題;做混凝土會說是防水的問題;負責防水會說是其他兩人的問題,所以香港機場漏水並不難想像。建築師必須要在合適的時候和別人火拼,亦務必要以理服人。在地盤,「三字經」是正常用語,但要點到即止。記得,EQ永遠比IQ重要。

【以上文章同時於建築遊人(2008年6月30日)發表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