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標與怪物? — Sage, Gateshead

地標與怪物? — Sage, Gateshead

相關信用卡:

地標與怪物? — Sage, Gateshead

發表日期: 2013 年 07 月 09 日 更新日期: 2013 年 07 月 09 日 生活

作者:建築遊人

發覺自己都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寫關於Newcastle或Norman Foster的建築,於是覺得不如寫一下Foster在Newcastle 唯一的建築物。這座建築物的特色和重要性,和其他Foster建築比較起來相對地低。但是這個建築物和其他Foster的作品都有一個共通點——其標誌性。





Sage位於Newcastle和Gateshead之間River tyne的旁邊,雖然大部份人都認為這建築物屬Newcastle的建築,但是由於當經過Tyne river之後便屬Gateshead的區域,因此這建築屬Gateshead的建築。

Sage共有三個主要的大型空間,第一個是1,600人的音樂廳、第二個是400人的劇場、第三個是排練室/多用途活動室,在功能上是沒有太大的特殊性。但其地理位置上卻相當優良,因為在River Tyne 兩岸都沒有很多大型的建築,大部份都只是一些3 - 4層高的建築物,唯一比較大型的建築物便只是當地的法院和Baltic centre的藝術館,再者由於Sage類近Tyne Bridge,所以當火車一到達Newcastle之後便馬上看到Sage。



因此Sage在地理上是很優越的。而Sage的特別之處當然包括其外型,這個波浪外型的概念是沿自菊石,他們利用一層一層向外擴展的彎曲外形來作為基礎,並包圍了三個不同大小的主功能區,向海的一邊便是連接了三個主功能區的前廳。由於波浪形屋頂的高位是設在前廳之上,所以特高的樓底加上無敵的河境確實能營造出一種很強的空間感。



老實說,Sage 對我來說頗為印象深刻,因為小弟學生時代便已見證這大廈的興建。加上小弟的第一所服務的建築師樓,亦是在這建築物的對岸,因此我其中的一個暑假每天都看著這建築的「誕生」過程。



起初很期待這建築的峻工,因為這建築是先建好室內三個大廳後才建造支架,最後才裝上屋頂的玻璃和鋁板。當年的我還未太懂得3D電腦技術,所以根本不知道如何計算每一塊鋁板的大小和彎曲度,但在10多年後的今日,由於建築界已大規模地推行了3D電腦應用,而且Parametric的形狀對很多新一代的學生來說已不是一件新奇的事情,所以這建築物在10多年後的今日已失去了當年的風彩。



又或者可以說,當人的心境愈不同,對事情的追求亦愈不同。10多年前,還是非常無知的我對一切新事物都感到好奇,而且當年我是未能掌握parametric形狀的3D技術,所以對這種波浪形的建築很是興奮。但是當人愈大,自己的經驗和技術都比昔日的我有一點進步後,便會覺得這種建築比較花巧,華而不實。



平心而論,Foster在這現有環境下已經處理得很好,就算時至今日這建築物還是一座複雜的建築物。雖然,很多施工隊都可以征服這類型的建築物,如大家熟悉的鳥巢、春繭、甚至新建的琛圳機場都已是Parametric 的大廈。

因此,正如我當年的老師的評語一樣:「這種建築會很容易帶給你一種新鮮感,而且在設計比賽中很容易勝出,因為外形奪目,而且容易成為地標,但是當燦爛過後,便會感到無味。」

記起我當年的老師,大都不喜歡Foster的建築,原先我們一眾同學都認為他們是眼紅Foster的成功,又或者太過守舊只繼續崇戀Le Corbusier、Richard Meier 等上一代建築師的作品。但經過年月的洗禮,Le Corbusier的建築在數十年後還是成為經典,建築物本身就算減除名師手筆的特殊因素之外,仍有其自身的欣賞價值。

Foster的建築確實在建築技術上有很高的成就,外形確實吸引,其建築事務所更是相當成功的企業(甚至可以說是業界內最成功的企業之一),但是很多作品如Sage一樣。起初是Iconic的建築,但是時代一過,觀眾看厭了,便再沒有這種深度讓人去細味,再寫下去都只是「大跨度」、「高技術」、「地標性」等賣點,無限循環。

我記起有人在建築論壇上曾經劣評過Foster的設計,特別是當他贏得香港郵輪碼頭項目之後。他們的評語是「Foster的建築是刻意在每個城市留下他的印記,特別就一定特別,情況就有如一隻狗所到之處都泡下一些尿,務求建立自己的根據地」。

平心而論,這樣的評語確實太過刻薄,但是他們設計的重點確實是令每個建築物都是「地標性」的建築,這樣的設計理念是對是錯,就留待大家來討論。

【以上文章同時於建築遊人發表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