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su

普通卡會員

內容分類
內容分類
於 2018-06-08 12:14 PM回覆

覺得中銀最唔好就係由30-299.99萬其間幅度.中間一蚊獎金都冇.剩係每破百萬send封email. 以前都有投資積分可以換coupon.粒金星永遠用來遙望

於 2014-06-23 04:54 PM回覆

多年前曾看過一個有關汽車尾燈的故事。後來在網上看見很多不同的演繹,將原本用四格漫畫就表達了的內容,添頭建尾擴展成千多字的完整故事。 濃霧夜裡,有人駕車載著友人,走走停停且不斷用眼向前方尋覓。友人奇怪忍不住問他找甚麼,他說:「我在找前頭汽車的尾燈,可以跟著走。」,友人便答:「如果你已經是第一輛車,前面還有尾燈嗎?」 每次做講座或培訓,在鼓勵他們客觀分析、小心計劃、勇於嘗試之餘,更會提醒他們一個殘酷的現實,世事不是你計準數便一定成功。很多演繹成功人士故事的大道理,會告訴你想人之未想,走別人不敢走的路,才會成功。但當你堅持自己想法的時候,卻會有千萬批評你異想天開。 我經常都說,成功故事聽聽就好,成功亦沒有甚麼至理。你說勤力,有人懶散卻成功;你說膽色,有人勇於創新而失敗。其他的不再說了。成功不是學科,是不能學的,成功只在於嘗試。 這個故事要鼓勵人自己做別人的車尾燈,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合適做頭車的。領導不同管理,你可以委任一個管理人,但不可能指派一個領袖。做領袖所需要的心理質素,並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,其中一項是不怕寂寞,想做頭車的朋友,你自問可以嗎? 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質,成功亦不應有單一的標準,做領導並不代表就是成功,失敗的領袖往往都是因為當時誤以為自己很成功,香港有不少例子。能夠在自己的崗位上,將自己的特質長處發揮得淋漓盡致,已經是一種成功。反而勉強去附合別人對成功的定義,即使成功了也是失敗,對自己人生的失敗。 就如故事之中那個主角,在尋找別人的尾燈的同時,他本身亦是後車所需要尋找的尾燈,凡事都應該想深一點想透一點,甚麼故事都好,終歸都只是故事,看完故事能夠消化運用在自己身上,故事才有意義。

於 2014-06-12 07:15 PM回覆

每次聽見女性朋友嚷着要減肥,同時左擠右扣說自己這兒胖那兒肥,我必定會立即自動申報利益:「即係咁,男仔去食叉燒飯一定要半肥瘦,非不得已絕對唔會主動自己叫瘦叉。」。當然通常最少都換來被人打兩下。 還記得小時候去燒臘舖買叉燒,叫半肥瘦真的會給半肥瘦。但現在去快餐店也好,去燒臘舖也好,即使你強調叫肥叉,送上來的很多時還是一碟瘦叉,如果不說明要肥,那更會是精瘦叉,我稱之為「老柴叉」。 近二三十年,大家對飲食健康的要求愈來愈高,低糖低鹽低油高纖,一天到晚在給你洗腦。其實我覺得飲食跟其他事情一樣,並沒有一貫而恆久的標準,一切都只在於時勢的變遷。大家都沒得吃時,吃多一點糖鹽油就是健康,光吃着太多纖維會壞腸胃。現在時勢好得過頭了,油鹽糖都過量了便需要戒,又要多吃點纖維來中和,僅此而已。不要把一個簡單的循環,說成恆久不變的定律。閱歷世情之後,應該明白世事本無常理,一切都只是與時勢的互動。 每一種食物都有本身的特質,想清淡就別吃梅菜扣肉,要香口就不要叫湯浸菜苗。飲食是一種文化,當然亦會隨着時勢而演變,但在進行人為演變之前,我們應該先尊重食物菜式的本質。寧可一餐之內分別包羅濃淡菜式,也決不可硬把性膩味濃的菜式做得清淡輕怡,結果多數是不倫不類,例如現在廣泛地精瘦的「老柴叉」。 叉燒的最佳尚品,是肥中有瘦,間瘦縈肥,邊位略帶火雞即焦燶位,亦即是識食老饕所叫的「肥燶叉」。吃得咸魚就應該要抵得渴,除非你本身嗜好瘦肉,如果只為健康就要瘦叉,我只能歎一句:「又要威又要帶頭盔。」,飲食是我們人生中尚能自決的其中一小環,為何也要把自己弄得如此無奈呢? 想吃肥叉就叫肥叉,寧可之後吃三日素勻一勻,這豈不就兩全其美?人生有很多不如意,當你靜心細想,其實大多數都是我們自己給自己出的難題,就正如一碟令人又愛又恨的肥燶叉。

於 2014-06-03 04:13 PM回覆

記得曾經有兩個商業飯局,兩餐飯的時間相距不遠,席間話題亦接近,都是其中一位仁兄在侃侃而談成功之道,有趣的是他們所精明自詡之法卻是南轅北轍。 一位仁兄自詡凡事精明,成功之道在於轉彎轉得快,稍一不順便即轉彎,決不一刻留守。另一位仁兄卻以意志堅定自豪,只要認定目標,即奮鬥至最後一刻決不動搖絕不換轍。有人會說,不同行業不同時勢,造就不同成功方法,何足稱奇呢?有趣的是,他們是在同一行業同一時勢之下,以各自兩個極端分別獲得成功。 偶爾會聽見一些人在分享自己的成功之道,然後說服或教訓別人去跟隨自己的一套。每一次我都用心聆聽,愈用心去了解,便愈覺成功並無常法,甚至幾乎沒有重覆的例子。 十多年商海浮沉,成功失敗都有頗深刻的體會,年輕時我都曾經以為成功是因為自己有過人才智,當然失敗亦認為是由於廟算遺漏,總之深覺命運在我手,人定勝天。但後來閱歷多了,漸漸感受到人力的渺小,繼而發現那些自詡百份百靠個人能力和努力成功的人,原來事實也是有一點點運氣的。 而很多時候,眼見不同的人在苦心思量計策,同一時勢出同一招卻有生有死。你找不出有甚麼特別的錯處,只是單純市場的受與不受;你可以說這是計算,但到今天我卻不這麼認為了。簡單一個近一點的例子,王維基先生被稱為精於計算足智多謀,但並不是所有事情,都能單純以計算準繩以斷成敗。 多年前有一位前輩跟我說:「老實講,所謂客觀分析精密計算,說到底還不是一個估字?估中的時候便是眼睛獨到,估不中的時候便不再提罷了。」 轉彎成功了,便是觸覺敏銳靈活變通,失敗了就是三心兩意搖擺不定。堅持成功了,便是眼光獨到意志堅定,失敗了就是一意孤行頑固死守。其實不論成功與失敗,都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合,人叻到極點都只是成功了三份一,再懂得因就地利算有三份二,但天時卻是可知而不可為,這三份一是不能勉強的。想到這一層,又何需再執著呢?

於 2014-04-04 12:03 AM回覆

跟一班年輕朋友玩了一個很有趣的遊戲,假如你知道自己的生命只餘下三日,你在這三日做些甚麼呢?當然前提是大家都要認真去想。坦白地說,我們經常聽到人說現在的年輕這樣那樣,其中普遍被人批評的是親情薄弱家庭感低。但席間所聞,反而感覺他們感情真摰,只是不願意做門面功夫。 幾位年輕人,首先想到的是父母的感受和往後的生活,而他們多數選擇將最後的時間,與家人渡過。唯獨有一位,選擇獨自面對最後一刻,原因是不希望任何人承受離別之痛。大家都想得很認真,但一點都不灰暗,反而很活潑。 這是一個很有趣經驗,讓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,去了解年輕人的思想和價值觀。至於我自己,我會做三件事。我會跟一些想見的人見見面,說說話;另外會特意再為一些人,留下幾隻字;最後,就是去食一些多年來會令我出現敏感的食物,大概吃夠後它還來不及發作,我便走了,終於贏一次。 其實最令我感慨的,是把這個遊戲,拿去與跟我差不多年紀的朋友玩時,他們的反應。跟年輕人一樣是想得很認真,說得很坦誠。分別在於,有意無意之間,他們會互相評論別人的選擇。 在人生路途上,我們為了走一條更好的路,要時刻辨別方向,保持步速,行行重行行,這可以說是人生在世無可奈何。但都到了這種時候,還論甚麼對錯優劣呢? 不論是你我還是他,大家都有本身的愛惡,平日為生活要克制忍耐,無可厚非。只是當生命去到終點,只要不影響別人又無犯法,是應該要順一順自己的心。你認為毫無價值的事情,於我可能就是畢生所求。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套,只要開心,並沒有對與錯。

於 2014-02-07 07:17 PM回覆

大家都說這幾年總覺得新年的氣氛不及從前,平平常常地過新年,只不過比平時吃得多一點,再加上紅封包助一助慶。 其實有時候,氣氛就是來自一些傳統事,由這些事情而牽引營造出氣氛。由年三十晚開始,下班放學急急回家,用碌柚葉水洗澡,不要去想迷不迷信,那陣柚葉的氣味,就是提醒你新年要來了。 從前會炸油角,今天很少自家辦了,太費勁。少了一陣油香,但還可以自家試試蒸蘿蔔糕,蒸氣騰騰慶新春。行花市現在又太迫人,我們上了年紀的有點吃不消,但亦可以選一些比較少人的花市逛逛,沾一沾氣氛。 有些家庭的傳統,兒孫要跪低向父母祖父母敬茶,然後派利是。真好假好總是熱熱鬧鬧皆大歡喜。但千萬不要忽然要求年青的小輩們,橫空開始這個傳統,這會更熱鬧的。但如果有小朋友的,不妨教他們這個小玩意,將來你會知道好處的。 小時候過年的重要節目,是四處拜年,馬不停蹄好不熱鬧,吃盡百家之糕,探盡百家全盒。但現在物質充裕,不必等到過年才有糖果,難免少了這一份興奮。而且團拜也只像出街吃飯,跟從前逐家地串門子,氣氛是不同的。可是大家生活轉變了,未必事事都可以跟從前比。 氣氛是來自人和心的,有人有心就多少能夠造一點氣氛,不要理會外出的人如何對待過新年,如果你想要有氣氛,一家人也可以很有新年氣氛。生活稱不稱心,都在於我們自己的心。 祝大家馬年 鴻運當頭、東成西就、馬到功成、大展騏驥、萬事如意、身體健康!

於 2014-01-14 04:11 PM回覆

有人工作的地方,就需要管理。因為每個人都有本身的長短優劣,必須恰到好處地讓他們各展所長,而這個統籌調度就是管理,不必理解得太複雜。 我們現在的管理學理論,主要都是西方的一套。但如果細心去觀察,所謂的西式主要因為文化的差異,其實也可以感受到歐洲和美國的分別。至於東方尤其中國,好像一直都沒有一套管理的系統。而這一點,某程度上亦是文化的一種反映。 中國人講究平衡,人與人之間的權力或利益,人與大自然之間的進退互動,都需要一個平衡,而且講求因時制宜,並不一定需要一個系統,很明顯是傾向人治而非法治的文化。所以現在要改起來,著實有點困難,除了既得利益者的阻撓,即使一般百姓亦同樣需要時間去調整自己的價值觀。 在中西管理融合的過程中,日本是發展得比較好的,當然這亦是因為文化,日本人的普遍文化,跟中國很不同,所以亦容易發展出一套系統和制度。這個不同,在於日本人基本上沒有中國古惑。二次大戰日本所作所為,主要亦是因為日本人單純,因此政客易於煽動。 中國人古惑,我相信沒有太大異議。今年你出新產品,下星期已經有山寨版,血都嘔乾。這是民族性,存在於血液之中,洗不掉的。我一直認為任何事情都沒有一定的好與壞,包括這種古惑,可以是發展二次創作的良好基石,當然指光明正大地做。 同樣,中國沒有管理學的系統,但卻傳承著幾千年的管理智慧,尤其對人性的透析和掌握,不遜色於西方的研究。世上沒有哪一套是最好的,我們應該開放自己的思想,古老的東西不一定就是過時,西點軍校也在教孫子兵法。萬法歸一,非定一尊,這不但是做學問的態度,也是做人做事的態度,包括做管理。

於 2014-01-05 02:14 AM回覆

職場上有一個跟食物有關用語叫「Small Potato」。亦真亦假很多人都會以此自稱,比喻自己是公司的一個小角色,無足輕重。說的人很多,但真正知道這個稱呼底蘊的應該不會很多。 當然,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稱呼,說慣了口又大家都明白,實在沒有甚麼誘因令人去尋根究底。但我曾經遇過兩個很有趣的故事,都是關於這個稱呼。 當年為一間中小企做業務重組,期間需要列席不同部門的會議。其中一次,有一位小職員在討論時不斷用「Small Potato」去形容自己,主要說自己是「Small Potato」所以即使有再好的建議,都沒有人會重視他的意見。誰不知公司的老闆突然對他說:「我很重視人才,公司現在更是需要人才的時間。不如我給你一個機會,你說了很多次Small Potato,如果你可以告訴我甚麼是Small Potato,我調你過來做我的私人助理。」那位小職員啞口無言,然後私底下我聽到他說老闆無聊地刁難。 另一次,陪一位客人去跟另一間公司開會,會議期間對家公司的代表,一而再地對我的客人說自己是「Small Potato」。最後我那位客人幽默地對他說:「我公司雖然說不上大,但也未小得由Small Potato去跟進吧?況且一個經理再小也不可能去到籮底。」那位經理尷尬地笑,但明顯他也是不知道我客人說「籮底」的意思。 薯仔有大有小,入袋入籮後,慢慢體積小的自然便流動地袋底籮底,這亦是職場用「Small Potato」來形容最低層小職員的典故。典故不是一定要知道的,但知道了卻可以讓自己少一點出醜的風險,甚至多一次上位的機會。

於 2013-12-25 04:30 AM回覆

做冬好像還是中菜比較合適,節日要在家做一頓像樣的中菜招呼朋友,也可以很輕鬆的。大有大做小有小做,唯一的原則是貴價的就最好不要在家弄,除非你有功夫用六隻雞十斤豬骨去做上湯餵鮑魚,又有一個用了十年八載的沙煲,否則再花心機也不能比酒家做得好。貴價料難辦,但家裡做的家常菜,又比酒家好得多。 今次不妨為大家介紹幾個方便的中菜。家常老火湯,用料新鮮煲得夠火候,天寒地凍飲多多都不夠。果皮蓮藕綠豆煲豬展,果皮浸水軟身後要刮去白色衣,綠豆釀入蓮藕小孔用牙籤封口,豬展出水。水滾後落齊料大火滾半小時,然後轉細火煲三小時。 薑汁臘味炒芥蘭冬天很合時,臘味切斜片,芥蘭枝葉分開切細段,磨薑只要薑汁,爆香臘味落菜,調味然後加薑汁,最後贊少少花彫,又香又暖胃。再來一個懶人菜,醉雞中翼。煲一煲滾水,加油、鹽、糖、桂皮、八角,滾到出味之後放雞翼,水一滾即熄火,由得雞翼自己浸熟,約需半小時,過程完全不需理它。取出雞翼用浸雞水兌花彫及糟露去浸雞翼,簡單又可以在日間預先做好。 如果家中有焗爐,可以做一個混合菜,山葵牛柳。日間將原條牛柳用平低鑊略煎至表面轉色,然後灑上適量糖、鹽、豉油備用。到晚上,將牛柳切片,用清水加糖將山葵醬開稀,塗上牛柳片,放入焗爐180度焗八分鐘。 完成三菜一湯,如果人多的話可以再做一兩個菜。可以早一天用滾水烚熟原條豬腩肉,然後用鹽塗勻整條腩肉,放涼後入雪櫃可存一星期。要用時,將腩肉切薄片用油煎至金黃,加幾粒蒜頭略爆,然後可以加西芹或甜豆炒,調味即成快靚正。 最後可以做一個三色蒸水蛋,皮蛋咸蛋切碎,一份雞蛋兩份水,蒸起後加熟油甜豉油,簡單又好送飯。 祝各位冬至團團圓圓。

於 2013-12-03 07:26 PM回覆

近幾年,很多朋友都陸續為人父母,大家的話題亦隨之漸漸落在小孩子身上。十分慶幸我的朋友們都不是怪獸家長,所以我還可以有搭嘴的餘地。 記得零三年沙士肆虐,人心經濟都到了谷底,歷劫重生但又茫無頭緒之際,大陸批出了自由行政策,一下子海量現金經旅遊途徑流入香港,不出半年已經讓整體都穩定下來。然後在接下來的幾年,不斷為香港百業提供龐大消費力。但此料不及,起初原意為「扶手棍」的,竟至後來變了「攞命藤」。 國內資金湧入,樓價推到比天高,床位學額日用品亦無一幸免,市民對國內人的反感情緒,並不是三天兩日突然出現的。說大道理的人,一定不比升斗小民多,我們小市民,只想生活安定安寧,可以包容的就盡量包容,不能包容的也寧願自己退一步去換得安寧。 到了今天還來說祖國香港一家人的大道理,要香港人體諒包容締造和諧,實在令香港人有點委屈。我們包容過忍讓過,但面對無休止的衝擊,人的容量是有限制的。 開口閉口一家人,要知道並不是所有家庭問題,都能靠忍讓去解決的。很多家庭暴力事件,起初也是十分忍讓的,但最終演變成浴血收場。有問題需要的是解決方法,忍讓、包容、體諒、關懷一蓋都只是手法,可以緩和衝突,但不能真正解決問題。 一家人,有問題就要解決,有錯就要改變。不能夠你解決不了問題,然後就叫乖孩子去忍讓包容壞孩子,然後就不了了之。說句公道話,並非所有國內人都沒涵養,但如果你繼續一味叫人「讓」,就只會鼓勵人不需再講教養,講蠻就可以了。一家人這樣過得下去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