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大律師唔做,走去教書?很多人都對林作這個決定有意見。實情是,林作嫌大律師行業步入夕陽,才轉行做補習老師教IELTS。曾參選過區議員落敗的他,理想落在更遠大的地方,屬於政治性質的,「不是要奪權,而是要有影響力。」

 

大律師表面風光

 

林作在英國牛津大學讀數學,回港後進修法律,及後師從資深大律師清洪,25歲仔已經成為大律師,翌年開設律師樓,扶搖直上,本應是8、90後艷羨的對象,但他反而認為大律師行業已步入夕陽,「看看統計數字,多少人真的會打官司?普通巿民打的官司9成9都是刑事,民事訴訟基本上只有大財團打……官司數量沒有大升,但入行的新人多到不得了,每年約10%;你入行,但這一行根本沒有生意給你做,這是一件好戇居的事,行業根本做不大!」

法律行業表面上為了伸張正義,但營運上始終是一盤生意,大律師為了尋找商機,不少人與其他專業服務行業人士一樣,北望神州,但因為法制上的根本差異,林作劈頭就說「這件事好錯」,「大律師不是做生意,而是要拓展案件來源。英國法律界在這方面很進取,大律師會到馬來西亞、斯里蘭卡等地,尋找新工作,其實香港正在嘗試,但如果說到與大陸融合,對不起,大陸不是行普通法的地方,我看不到這對香港的大律師有多大發展空間。」

餅做不大,行家之間競爭激烈,林作慨嘆大律師這一行的表面風光,與骨子裏存在很大反差,認為就算熬多10年,收入根本不能與他的要求相提並論,「我見過做了20幾年、頗為成功的大律師,因某些原因,財政狀況被披露,我見到的反應是……Shit!如果我的收入只能去那個程度,恐怕媽媽會恥笑我。」所以對於林大狀這個稱呼,林作覺得一點也不威風,至於大律師出入都是駕駛名貴跑車,收入豐厚,很多女性埋身的印象,更是鏡花水月,「我相信未來我這一輩去到3、40歲,(大律師)會極度貶值,讓人看到它的真面目。我覺得我是先知先覺,所以才不想做大律師。」

 

▼林作已經停止執業大律師

 

 

轉行補習教IELTS

 

嫌做大律師沒有出路的林作,現已停止執業大律師,並退租律師樓。想不到的是,及後他在一家大型補習社招攬下,成為他們的補習老師,教學生應考IELTS。不過,他接受過教育訓練嗎?本身是IELTS專家嗎?林作不怕誤人子弟,反指教書不同做大律師,毋須對IELTS有深入認識,才有資格教人,「除了考試,我人生沒有甚麼叻,我對考試一直有心得;我本身做大律師,英文能力當然不俗,所以好坦白,IELTS對我來說不是很大難度,亦覺得考試適合自己。」

雖然轉行做補習老師的理由有點牽強,但林作指,與補習社「一拍即合」的情況下簽約10年,即將開班授課,「其實想簽99年,但對方說我未必有那麼長命,看我樣子孱弱,10年也未必捱得到。」林作同時是補習社的海外升學顧問。

在本業大律師步入夕陽的同時,林作在補習界見到曙光,現在又拍電影、上綜藝節目,頻頻見報,演藝界亦是他發圍的機會,但對於轉行後的前景,林作未敢坐定粒六,「這些行業能夠給我發展機會的話,Thank God(感謝上天)!」

 

 

政治野心

 

▼林作曾參選黃大仙龍星區的區議會選舉,但敗給譚香文

 

▼敗選之後,林作未有放棄政治理想,

 

話雖如此,林作的終極目標不是一輩子做補習老師或演員。他坦言「有野心」,但又明言不是「錢這麼簡單」,林作現在搞作多多,到底他的野心是甚麼,又有多大?

「我的理想是用自己的能力改變社會,令社會更加好。具體一點,我的理想始終是政治性質,不是要奪權,而是要有影響力。」大家可能忘記了,林作在2015年曾參選過黃大仙龍星區的區議會選舉,以300多票之差敗給譚香文,今年較早前的特首選舉又明言撐胡國興,林作希望做到的,是如陶傑一般,明明未有從政,但舉手投足均具影響力,「陶傑於任何時候出來參選,人們會批評他沒有行政經驗,沒有政治經驗嗎?我想他參選任何選舉都會勝出,這確實是我的理想境界。」

林作現階段沒有「前線的政治計畫」,只知道今時今日,精英主義已經式微,唯有網紅,贏盡網上掌聲,捉摸到傳媒走向,才可形塑造個人影響力,「做到廣為人識,同時貼地,我想做到這一步,但不是急功近利,可能需要10年來鋪排。」

 

▼想增加社會影響力的林作,想達到陶傑的境界

 

【林作專訪(二)】林作Dry爆 呼籲女仔埋身:https://www.hongkongcard.com/s/LihFw

【林作專訪(三)】想靠自己發圍 林作拒認二世祖:https://www.hongkongcard.com/s/0mUeL

 

場地提供:Street Mea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