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周柏豪非彼周柏豪,不是唱歌那一位,而是澳門大亨周焯華(綽號洗米華)的長子。背景簡單明瞭,這人值得寫的是縱有二世祖的條件,卻選擇用自己的能力去創業。我講你肯定不相信,或不想相信,由他自己解構從零開始的事業路,就有說服力得多。

 

周柏豪現在才20歲,要到今年8月才滿21歲,一個黃毛小子,現在坐擁一間創意科技公司,單單他最新的手機app「Oction」,便有員工10人,還未計海外員工。「下屬全部都比我大,這很正常,因為我太年輕。負責做Oction這個產品的員工有10人,有些工序我們會找海外的freelancers完成,例如菲律賓、巴基斯坦等都有很多同事。」你會想,老竇咁有錢,開間公司玩玩又有多難?稍安母躁,這一切要由他中學時期說起。

 


周柏豪中六時做的折扣卡

 

從零到20萬英鎊

周柏豪很早便到英國讀書,讀中六時,打算在中學搞一個學生會之類的組織,引來很多老師反對。「以為我想反學校,最後做不成。」後來跟一個教經濟學的老師商議,老師有個想法,想做一些折扣卡,跟市鎮內的商戶拿購物折扣,讓學生使用,商戶同時得到大量學生的商機。「他說這個想法講了15年,沒人肯做。因為這句『沒人肯做』,我衝動地決定去做。一開始跟兩位同學合作,記得那時是2014年1月,走去不同商店傾生意,第一間叫Chicken Cottage,賣炸雞的快餐店,拿了個8折,之後陸續傾了近70個不同的折扣回來。我們發現很多商戶都對這做法有需求,因為那個市鎮開始多連鎖店進駐,威脅到小商戶的生意。同年4月20日開始賣折扣卡,共賣了約800張,每張10至20英鎊。」

 

做了4個月之後,課業開始繁重,合作的同學quit了,也感覺這盤小生意在同區的學校也難以再發展。「花很多氣力,但回報不多。」於是他想到做一個手機app,讓學生免費享用優惠,同時向商戶收取廣告費。他開始學寫app,拿了之前賺的幾千英鎊,再投資多少許錢,終於在11月完成了app,反應不錯。「全市鎮共約6萬學生當中,有3萬多人使用。不過遇到一個問題,就是商戶願意給優惠,但不願意付錢,我開始失去信心。」巧合地,他出席一次BNI聚會時,認識了一位專為當地小商戶做市場策略的人。「我需要商戶,他有幾百家店舖;他需要顧客,我有幾萬個學生。於是一拍即合,最後他跟政府傾,用20萬磅買了我們的公司。」

 


第二盤生意WOW

 

從20萬英鎊到4千幾萬港紙

拿著這20萬磅,開始下一盤生意WOW。簡單說,是一個運動員的社交平台,讓運動員放自拍片段互相比較。「遇到很多難關,例如招聘人手,我沒經驗。但需求是有的,特別是Freestyle Sports,例如滑板、parkour,這些運動沒有清晰的發展路線,不像網球、足球那樣可以一層一層的上升。他們缺乏一個可以互相競賽的平台,讓全世界的人看到他們的能力,從而被發掘,繼續追求夢想。」一個以拍片為主的社交平台,可想而知,生意對手一下子變成YouTube等巨型平台,如何對抗?周柏豪的生存之道,是學會為自己找到定位。「我們不是單純睇片,更著重於比較和競賽的氣氛。跟不同的組織和運動品牌合作,例如UFC、Nike、ESPN等,搞X Game聯賽的線上外圍賽,讓世界上所有X Game運動員都有機會參與選拔,結果很成功。」這盤生意發展順利,惹來投資者垂青,最後他賣出了主要股權。「賺了大約4千萬至5千萬港幣。」到這時為止,3年間,他的生意從零到20萬英鎊,再滾到4千多萬港紙。

 


在Oction的發佈會上講解產品理念

 

全新拍賣玩法

拿著這筆資金,大學未讀完,周柏豪回港發展,創立了新公司,目標是做一些有突破性的創新科技。第一個產品是拍賣app Oction,剛剛才在兩個手機平台上架,新鮮熱辣。周柏豪指,相對於其他拍賣app,這是一個全新概念,以遊戲為基礎的購物模式,讓用戶有機會以很低的價錢買到心頭好。「這不是一個拍賣平台,我自己就是賣家。以一部1千元美金的iPhone為例,當拍賣開始,每一次叫價是1仙美金,有10秒倒數時間,如果10秒內沒人叫價,就贏得產品。不過在叫價之前,你要先購買點數才可以叫價,每次叫價的成本大約在0.5元美金。」

 

聽起來很複雜,這盤生意的盈利模式,就是賺賣點數的錢,他繼續用iPhone做例子。「1千元美金的iPhone,可以用一折的價錢,100元美金買到,吸引吧?100元即是1萬次叫價,即是5千元美金,扣回成本,我們賺了超過4千元。」看起來是暴利,但他的目標是做到沒人會輸。「首先若你用原價買這部iPhone,所有你曾經用來叫價的成本都會歸還,給你下次再用。所以消費者的心態應該是這樣:若一個人原本已想買iPhone,就來搏一搏運氣,贏了固然開心,輸了也沒關係,就用原價買。」這種集遊戲和搏一鋪心態的拍賣模式,香港人未遇過,他直言很興奮:「我想知香港人會有甚麼反應。」

 


爸爸周焯華也有到場支持

 

不入老竇公司做扯線公仔

周焯華是澳門大亨,很多生意,作為他的長子,周柏豪也在埋頭做生意,但兩父子卻從來不傾生意經。「爸爸基本上不知我在做甚麼生意,也沒特別談這方面的事,因為大家都要工作,大約一至兩星期才見一次面,見面也只說生活上的小事。」在周柏豪眼中,爸爸是嚴父。「由細到大嫲嫲最錫我,爸爸是嚴父,也有『適當地』體罰,就如大部分華人家長那樣。」問到父親有沒有打本給他做生意?周柏豪自言從來沒有。「我從來沒有問,嗯……還是我不敢問呢?我也不知道。相對地,我覺得他想了解我在做的事,但同時也不敢干涉,所以沒開口。」

 

對於他的生意,爸爸最在意的,是他中途輟學這回事。「不止爸爸有意見,全家都很有意見,這是正常的,他們作為家長,突然聽到兒子有書不去讀,給我也會反對。」他覺得,一來家人不知他在英國做了些生意,二來跟家人溝通不足,家人以為他「玩玩下」,惟一方法,是靠時間去建立信心,長時間讓他們看到自己對工作的熱誠,才能讓人改觀,現在家人對周柏豪都很支持。

 

周柏豪不是怕爸爸,但坦言二人溝通不足。「不算是很多溝通的父子關係,始終在外國讀書多年,見面少。磨擦是沒有的,但互相不清楚對方的想法。」但他相信將會多些溝通,關係定會改善。但外間常會疑惑,既然周柏豪有生意頭腦,何不入爸爸公司幫手,打理事業王國?「我覺得,如果爸爸仍在公司的話,我接手也不會做得好,最多只能做個扯線公仔。因為公司是他一手一腳成立的,沒理由要減低他的權力,除非有日他覺得我會做得比他好,讓我全權去做,那時才會考慮。但爸爸還很年輕,大家各自衝多20年才去想這問題也不遲。」

 

有老竇如此,閒言閒語,在所難免。「大家都說我是周焯華個仔,覺得我靠老竇,那又如何?如果為了這些說話煩惱,而不去捉緊一些優勢,例如可以去外國讀書,看到不同文化、認識不同國家的朋友、學好英文、又能在年輕時找到目標,錯過這些機會的話,我只會更苦惱。現在我對所有天生就得到的東西會感恩,別人說甚麼,我都不會埋怨,也不可以埋怨。」

 

不行動就只能停留

周柏豪自言從小到大,思想都很獨立,他做事的哲學是,別人想甚麼,盡量不要跟他們有相同想法。「我想跟其他人不一樣。」這思想的來源,是他覺得很多人都很虛偽。「最大的不滿,是世界上很多自稱為專家的人,西裝筆挺,戴名表坐名車,不斷跟人講自己創業有多艱難,換言之是不鼓勵別人去嘗試。」

 

他每次見到這些人都很氣憤,因他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智慧,明明可以做得更好,但就聽信了這些所謂專家之言,而不敢實行。「很多想創業的人都會遇到這個問題,就是家人不支持他,社會不支持他,政府不給他funding。我明白香港人有時兩餐也成問題,所以很怕失敗,但當你不去行動,就永遠只能停留在同一個階段,過同一種生活,營營役役。其實這些人需要的只是一點點鼓勵,只要有一個人跟他說:『得嘅!得嘅!試試吧!』他就做得到了。」每個人都在等待一個願意開口鼓勵自己的人,他完全明白。「我好想成為這個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