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會和經濟發展到一個階段,當閒置空地已經用得七七八八,又或者因為其他原因,難免要向一些舊區伸手。有時又因為時代轉變或事件影響,一些行業被自然淘汰或被政策摺埋。如此種種,都會涉及賠償,而賠償問題又往往都未能盡如人意,近年就更加愈演愈烈。

首先我們要明白,賠償不同買賣,買賣是雙方的意願,買家出價賣方不滿意,賣方大可不買,因此買方出價只需自己計好數就可以。但賠償是單方面的,往往是受賠一方不自願地受到影響,然後賠方才作出賠償,換言之賠償是你對不起別人在先,別人犧牲在先,你才需要賠償。

花了一段去解釋,是因為今時今日不應賠償的人爭着賠償,上海空管令航班延誤,香港航空賠償甚麼?還要附送道歉信。不合理的顧客,是不需要委曲迎合的。但更可怕的是,今時今日應該賠償的人,不知道自己是在談賠償,倒像是在給恩恤。

收地收舖要重建,要重新規劃,這原本是好事。但問題是一批受影響的原居民原商戶,一家大小、小本經營,一下子說要搬使費不在話下,重新守業儲客,新居交通起居習慣通通要重新開始。我自己身痕搬屋好搬舖好都與人無尤,但你要發展所以我被迫要搬,又是另一回事。如果因為社會要發展,因為不夠地方用,所以要一些人犧牲一下,是無可厚非的,但既然你要人家犧牲,賠償就不能馬虎了。

起碼被迫搬屋的人,可以得到比現在好一點的生活,這才具備足夠誘因能人家心平氣和為大眾犧牲嘛。今時今日還說甚麼犧牲小我完成大我,就實實在在地不合時宜。因為問題在於,一般市民都感覺不到社會的繁榮跟自己有關,我為社會發展犧牲完,我以至我的一代,甚至大部份香港人都無得到好處,我還犧牲甚麼?的而且確,香港人的生活和營商,都已經被租金按揭蠶食一大部分,再提有關「地」的一切問題,不論你是合理與否,都必然遇到大力反彈。

從前大家肯不計較肯犧牲一下,是因為打從自己心底對未來有希望,希望自己有好日子,更希望下一代有好日子,這是講心的年代。今時今日,大家都對未來不敢抱有太大期望,下一代的日子更是我們的愀心之憂,你還在妄想大家跟你講心?你都沒有交個心出來,要求我們講心,曾經滄海難為水,大家萍水相逢,講心傷感情,還是講金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