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的當然不是元末明初的巨富沈萬三,而是報章上常常說今時今日洗碗阿嬸都月薪萬三。而最近看到四大之一的德勤預備請三百名畢業生,起薪點也是萬三。於是便又有「專家」跑出來,再拿其他大學畢業生的薪金做比較,社會時弊經濟環境一大堆分析。

我做了兩年私房菜,親身體驗今時今日請人做洗碗工作有幾難!萬三蚊都未必請到人。但事實上,亦不是人人都有能力捱得住這份工作。每天站着七八個小時,再加其他搬、抬、拖、拉總共工作十小時,熱水洗潔精還要出力清洗,腰、臂、肩、背、膝、手腕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勞損。一個不好彩可能更要日日身水身汗,絕對是辛苦工。

那一群不吃人間煙火的「專家」暫且不理。如果大學畢業生本身都把自己的入職起薪點拿去跟洗碗工比較,就實在太不像樣,這麼多年書也是白讀了。

今日的大學生,是絕對不能跟以前的大學生比較的。從前香港只有兩間大學,絕大部份的大學生都是萬中選一,是最頂尖的那一兩個percent。所以當時的大學生是天之驕子。現今香港主要有七間大學,每年生產萬多個大學生。即使品質未必及得上從前的精英制,但也是為自己的知識能力裝備妥當,加上努力,前途是無可限量的。反過來說,你願意付出上述洗碗工作的辛勞嗎?如果從來都不願意,那你比較甚麼?

別說四大請畢業生起薪萬三,大律師學徒更是沒有薪水,要不要又比較一下?

或者,我們首先不要太過執着於「大學畢業」這個身份,甚至把它無限放大,這樣只會變成大學生的魔咒。我們一面數今天的大學生如何不成熟如何自視過高,另一面我們又自己去吹捧「大學生」這人個身份。想點?

世界愈來愈艱難,別說大學生,碩士畢業都未必能夠一片光明。其實大家都明白這個學士學位,今時今日可能連一張入場卷都不是,只是區區一張「籌」。而這張「籌」所帶來的並不是一份好工,而是一個機會。一個讓我們能夠把握自己人生的機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