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年輕朋友跟我分享了一番說話,很值得讓大家看看。

他擁有典型的九十後條件,獨生子、家境不俗、自小得家人疼愛、食好著好。早前跟大班朋友去食自助餐,因為大夥兒關係,所以選了一間不算很好的酒店。一班年輕人出來,本不太計較好不好吃,但既然自助餐說有鵝肝有焗蠔焗龍蝦,總令人有多少期望。

但開餐不久,大夥兒便稍有中伏之感,當然食物其實不太差,只是跟期望有點落差。我的那位年輕朋友,很喜歡吃肥肝,所以是有點要求的。他跟我說那鵝肝是不合格的,遠不合格,所以吃了一塊便已經放棄。

將將就就吃了個半飽,忽然看見鄰桌的一家人,拿著一碟鵝肝在很開心地拍照,他說一個很特別的念頭就突然湧出來。眼看鄰桌的家人,映在臉上的那份喜悅,他忽然感受到,自己是太幸福了。而他說的這個幸福,我認為很有深度,並不是那些一時衝動的感觸。

他說他必須承認,那鵝肝絕對是做得不合格的,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這麼說。對很多人來說,一客這樣的鵝肝,可能已經是人生第一次,而且是珍而重之的一次。自己從來沒有賺過一分錢,跟鄰桌的年輕人一樣是靠父母,而大家的生活竟然有如此差別,他自覺這是幸運。

再想深多一層,在我們去厭棄一些事物的時候,原來已經是一種幸運,因為我們有機會亦有知識去分辨優劣,更加有能力去作出選擇。

這一番話,由這樣長大的一個十八歲年輕人說給我,證明他悟性很高,也證明不一定錦衣華食就會令人妄不知足。知不知足,還是在於一個人的智慧和悟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