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一年剛開始,便聽到為人父母的朋友們,訴說著如何為自己的小朋友訂立年度目標,辛苦過公司開會。

曾經為一個狗會做義務顧問,與一位Dog Trainer交談時,聽到一番很有趣的說話:「其實我哋真正要訓練嘅,並唔係狗,而係主人。基本上狗隻嘅問題,原因絕大部分都係主人身上。」。

之後我嘗試將這個觀點,跟身邊的人和事去比較印證,原來類似情況,普遍地在我們身邊出現,尤其在父母們身上更加淋漓盡致。聽著他們言若有憾心實喜之地訴說子女的所謂「不是」或「缺點」,以退為進去表現優點,以進為退去修飾缺點,你會發現成為父母之後,任何見工面試都再沒有難度。

Dog Trainer說:「狗主普遍的問題是,樂意去承認自己隻狗唔乖,但抗拒去承擔教番乖佢。最常見嘅理由係——唔好迫佢啦。」。這令我想起,曾經有一位父親,在他三歲女兒在撒野蠻的時候對我說:「佢受軟唔受硬。」。我相信如果可以選擇,世上無人會選擇去受「硬」,而現實是世上無人有義務去對你「軟」。

眼見著孩子們的日程,被排得比我們大人更密,放學之後功課都未做,便要先趕一場補習兩場興趣,回到家裡剛好吃晚飯。我小時候總被大人教訓:「細路仔無憂無慮,大個你就知。」,今時今日稍為有點良心,都說不出這句話。不要再說甚麼「起跑線」的廢話,人生不是競賽,即使要競也不是只有一種距離一種項目。既然每個人的終點都不同,起跑線還有甚麼意義?

我們中國人叫自己的兒子做「犬兒」,現在卻真的有很多人將犬當兒,是名副其實的「犬兒」。兒也好犬也好,去訓練出一個替你贏獎得威出風頭的冠軍,還是教養出一個有血有肉懂人生的子嗣,在乎你想要些甚麼。

犬和兒,都是一張白紙,你是甚麼他們便會是甚麼,正如Trainer講:「要Train狗先Train人。」。